歡迎您!    收藏網站舊站入口OA入口English
急診電話:
(020)38688102

聯系我們

廣州市黃埔大道西613号

020-38688888

510630

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報道

【老人報】耳鼻喉科好醫生李輝:妙手仁心 維修人體“小零件”

發布者:系統主管       發布時間:2019/03/05

微信圖片_20190305090700.jpg

老人報 2019年2月11日

診室故事

事必躬親 拯救重症鼻窦炎感染患者

2017 年 8 月的某一天,正在出門診的李輝,突然接到下級人民醫院的一個院長電話。“說有一個病人,病情非常危重,想轉到我這裡,我當時問了一下情況,基本判斷可能是一種重的鼻窦炎感染。由于危及病人生命,我沒多想就答應下來。”李輝說。

通過醫院開放的綠色通道,上午剛出完門診的李輝便第一時間查看了患者鄧大爺的的況。“當時鄧大爺情況整體還算良好,就是發高燒,大概39 度多,面色潮紅,但是右邊的臉腫脹很厲害,眼睑也腫脹、疼痛,無法睜開,視力已經下降,牙痛,鼻腔、口腔也流膿,可以确定是重症的感染。”李輝說。

不過,鄧大爺的感染是哪種感染卻很難判斷,李輝為他安排了輸液,對症處理降體溫,并進行了緊急的鼻窦的磁共振,同時取病理活檢。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患者依舊高熱不退,而且出現了寒顫,下午出完門診的李輝飯都沒吃上一口,親自把鄧大爺帶到換藥室進行局部的處理。“鄧大爺的情況在對症處理後得到了好轉,不過由于病因未能查明,也不能着急手術。”李輝說。

但是,在接診之後的兩天,鄧大爺的情況反反複複,這讓李輝有點着急了,她又親自取了一些細菌和組織,去拿到皮膚科的檢驗室檢查,檢驗結果為真菌感染。

鄧大爺的情況越來越糟糕,頭痛劇烈,血象也很高,出現感染性休克,而且出現貧血的症狀,血糖高達 20多。為此,李輝聯系了内分泌科、感染科、病理科、皮膚科參與會診。經讨論後,在還沒有詳細會診報告的情況下,李輝根據多年的臨床的經驗,認為這個患者已經等不及了。

在病理報告沒有完全充分的情況下,李輝跟鄧大爺的家人積極溝通,采用了強效的抗真菌藥物,第二天鄧大爺的病情出現了好轉,體溫逐漸在下降,但是局部情況還不是很理想,流膿、局部的疼痛腫脹依舊存在,同時視力也沒有恢複得很好。在鄧大爺情況穩定後,李輝決定給他緊急進行手術。

在手術清理壞死的組織的同時,李輝為鄧大爺實施了開放蝶窦做視神經減壓,為他留住了僅存的一線光明。“因為視神經已經出現了水腫,出現眶尖綜合征之後,想恢複視力是不大可能的,手術基本上就是保全生命,但是都會大概率失明。而在我們努力之下,手術清理了所有的壞死組織之後,鄧大爺的的視力恢複其實很棒,達到了0.7 左右。”李輝回憶。

病案分析

細心大膽 微創取屑護眼保容顔

來自海南的羊先生,眼睛莫名腫痛,還不停流膿水,腫脹的一邊臉部讓他羞于見人。他先後到 5 家醫院反複檢查,照過 CT,但就是查不出原因,隻能不停地打消炎針,不過,病情

卻越來越嚴重。不得已羊先生決定到廣州求醫,經人介紹,羊先生從海南趕到廣州市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求診,接診的正是李輝。

接診後,李輝一邊給他繼續靜脈用抗生素消炎治療,一邊拍眼眶螺旋CT 進行檢查。“患者來求診的時候,半邊臉都被紗布包着,取下紗布,隻見插在眼睛裡的引流管一直流膿水,

左眼腫得不成形。”李輝說。通過 CT 片的三維重建,李輝反複仔細查看,終于發現眼睛靠近鼻腔部位是存在異物的。那麼,為何之前多家醫院的檢查都沒有發現呢?李輝說:“羊先生眼睛内的異物非常小,大概 1 厘米多一些,位置非常隐蔽,沒有足夠的臨床經驗和足夠的耐心、細心觀察,确實很容易漏診。”

消炎三天後,李輝團隊便準備給羊先生動手術取異物,考慮到羊先生年紀較輕,如果用開刀的外科手術取異物,會有大的創口,影響美觀。李輝最後決定采取微創的經鼻腔内鏡下淚囊鼻腔吻合術為羊先生治療。

“将左眼淚囊的内側壁打開後,開始并沒有發現異物,随後切除了一大塊淚囊,再仔細用探針往淚囊内側壁擠壓,才發現有小硬塊,是木屑。術中,我們分四次取出異物,都是被眼淚水泡爛了的木屑,擔心有碎末殘留,我們還反複按壓、沖洗,以确定沒有木渣碎。”李輝說。

手術後,羊先生眼睛很快就恢複了正常,異物都取了出來,傷口也基本愈合,不腫不痛也不流膿了。三天後,羊先生便康複出院了。

精确診治 讓過敏性鼻炎老人重新呼吸

過敏性鼻炎,在我們國家發病率很高,會引起一系列的并發症,例如結膜炎、哮喘、長鼻息肉。而對于長鼻息肉的患者,因為長期的鼻塞張口呼吸還會引起鼾症,鼾症又會導緻一系列的代謝性疾病。65 歲的張伯(化名)就是備受這種疾病的困擾。

“張伯是我八年前接診的病人,當時發現他有鼻息肉,鼻塞很嚴重,幾乎一整天都無法通順,沒法睡覺,也聞不到任何東西,需要張口呼吸,同時已經并發了哮喘,他才着急過來找醫生就診。”李輝說。

耐心的李輝為張伯解釋了其中的緣由,并給他看了其他類似的案例治療,張伯第一時間接受了手術切除了鼻息肉,重新恢複了鼻“通道”。張伯後續也聽從李輝的建議複查,在四年之内哮喘也沒有發作,血壓也降低了,血糖也控制得很好。然而,自認為完全康複的張伯沒有依照李輝的囑咐,堅持定期少量複查,在去年 10 月又再次難以呼吸,而且還出現頭痛、眼花症狀。李輝一查,發現張伯鼻腔裡的息肉又長了出來。

“我當時還挺生氣的,因為鼻息肉有複發的可能性,但隻要定期檢查,完全可 以 避免 出 現一 些不及時的治療。”李輝說道。

幫你問醫生

過敏性鼻炎可以治愈

很多人都備受過敏性鼻炎困擾,而且反複發作,隻能依靠藥物控制病情,那麼,時至今日,過敏性鼻炎是否可以治愈了呢?

李輝表示,針對過敏性鼻炎有重要的“三部曲”,第一是通過合理鍛煉提高身體素質,增強免疫力。

其次,要避開過敏源,合理用藥,并逐漸減量減藥控制病情。最後,對于查出有特應性的過敏源的患者,可以進行脫敏治療,也就是免疫性治療。李輝指出,這種治療方法是現在最新的一個療法,而且它對有些過敏性鼻炎患者具有治愈的可能性。因為過敏性鼻炎如果靠前兩個部分是不可治愈的,但是進行免疫治療之後,它的這種治愈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不過,這個治療過程需要病人嚴格按照醫囑,切忌擅自停止治療進程。

(老人報記者:蔡衛楊 通訊員:張燦城)